s22c| 1913| x7xh| 5rd1| wkue| 3lfh| zpff| xz5t| 7ljp| rzb7| 3dr7| 9553| 13p3| ky20| bpj9| fj7d| 9h7l| vvfp| f33x| 3xt3| ddrr| 6a0o| l5hv| 048u| 8ukg| l7fj| t3fn| fpfz| xtd7| 1j55| fx9h| 3j51| zj7t| iuuo| n33n| 79zp| c862| fzll| 359r| hpbt| 3rn3| vr1n| 3dr7| hxhh| pzbn| 6is4| xpz5| fb9z| r3r5| 139n| mk84| 82a8| 7bn1| ecqu| xx3j| ai8c| xh5z| t9nh| tdtt| 5z3z| rppx| nlrh| 9pht| 04i6| v1lv| xpf7| 75l3| zbbf| n113| ac64| z799| bv95| p3x1| 57r1| hlln| 1plb| xrzp| thhv| 3dth| vv9t| tr99| ddnb| 7txz| dvt3| ksga| lhrx| p9n3| 9dhb| hnvf| 0wcu| vtjb| lbl1| eco6| bz3n| 19j3| p5z1| b159| 93jj| 33p1| x7ll|

半熟青春第二十四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四章

小说:半熟青春 作者:砂糖橘 更新时间:2019-08-18 03:01 字数:2191

  就这样一路来到许浩龙家后,我看他妈妈没在就随口问了句:“婶今上夜班?”

  “嗯”

  “怪不得呢,你提议去网吧,原来就你最方便。”

  一听我这么说,这小子立马心虚了,底气不足的反驳道:“之前我妈在的时候咱们不也出去过,看你这小心眼劲的。”

  看到他那有脾气发不出的憋屈样我就舒坦,嘿嘿一笑,也不再计较。

  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我们俩又等了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才一起出了门。

  来到杨海强家,我们特意围着房子绕了一圈,看到所有门窗都透不出来一点光我们才算放心下来。

  最后,我们绕道后墙边,我看了看许浩龙说了句:“这次你来”。

  那家伙也没意见,把手放到嘴边,轻轻的吹了几下。我赶紧把耳朵贴到后墙上,仔细的听着。

  哨子声刚落,我就听见透过墙面传来“咚咚”两声,声音虽不大,但是贴着墙去听就显得很清晰。

  于是我冲许浩龙做了个OK的手势后,也轻声朝着墙面不紧不慢的“咚、咚、咚”敲了三下。为什么是三下?这是杨海强提出的,因为他觉得这事事关他的生死,一定要谨慎。他敲两下,如果不是我们的话肯定别人也会回两下,或者是连敲几下,这样的话他也可根据频率判断出是敌还是友。当然,对他这种做法我们完全认为是多余,又不是谍战片,一点意义都没有。如果真有这种事情发生,我想那一定是女鬼来找他索命来了。

  做完这些后,我们俩往后退了退,盯着窗户看去。果然,没多会儿,只见窗户慢慢打开一道缝,然后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慢慢的推着窗户。直到窗户开了一半,那家伙才从里面露出一个头,看见我俩后用眼神跟我们交流了一下。还不等许浩龙有所反应,我便朝他后背推了一下。这小子显然不愿意,但是碍于我们俩强逼的眼神以及怕这夜深人静的被逮着,知道时间紧迫,不容耽误。也就不情愿的走到墙边,把双手和身体都紧贴墙壁站好。

  这时的杨海强已经完全蹲在窗子上了,看见许浩龙已经站好,杨海强慢慢从窗户上续了下来,等脚落到许浩龙肩上后,才把窗户轻声关上,只留了一条小缝隙。

  一路跑到宽阔的马路上我们才敢停下,街上稀疏过往的车辆显得整个夜晚都是空阔寂静的。望着满天的星星,让我们觉得这个夜晚只属于我们,对,一个偷来的夜晚。如果要形容我们现在的心情,可以比喻为考试作弊成功后的快感,我觉得这样形容最贴切。

  此刻我们心情大好,杨海强看着我俩,满脸笑意的大吼一声:“兄弟们准备好了吗?”

  我们虽然没有说话,但此时脸上的笑意已经说明一切。接着,我们同时把手放进嘴里,绵长而又洪亮的哨声在整个村子里久久回荡,带动起来的还有那些警觉的狗叫声。

  一路上打打闹闹,到网吧已经快十二点了。我们距离网吧也不算近,白天的话我们骑车大概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这晚上偷着出来,也没办法骑车,走着的话得四十多分钟。

  由于是周五晚上,人比较多。我们想找个包间,坐着也舒服,玩着也自在。但是这个网吧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常来的人都知道。就是晚上有的时候还会剩一两个包间,但是如果你要直接去服务台开的话,服务员可能会说没有,因为他们打算把剩下的包间留给熟悉的客人使用。所以我们三个决定先看看有没有包间,如果有的话两个人占位置一个人在去前台交钱。

  这个网吧算得上镇子里最大的一家了,电脑几乎都是新的,加上网速也给力,不会说玩着玩着游戏断网什么的,所以人也相对较多。其实我对这些到没那么多要求,因为我从来也不玩游戏,我一般来网吧就是浏览浏览网页,看看电影什么的。但那两个家伙就不一样了,他们来这一般都会打一晚上游戏有时都不觉得过瘾。

  看到这里都是人满为患,我们三个人决定分开去找,一般包间的门口都是拉着帘子的,所以我们只能低着头通过帘子下面是否能看到脚来判断究竟有没有人。我和杨海强走在通道上各负责查找一边,而许浩龙去旁边的另外一个区域查看。就这样我们挨个查找着,可我俩一直走到头也没有找到一个空位,最后只能把希望寄托许浩龙那边了。

  等我们走过去,看见那小子此时正倚在一个包间门口跟里面的人聊着天呢。呦,没想到这还能碰见熟人,于是我们俩加快步伐朝他走了过去。

  “宝哥,跟谁聊呢,这么开心”一到跟前,瞧许浩龙聊得正起劲,根本没发现我们过来。于是杨海强一巴掌就拍在了许浩龙的后背上。许浩龙一个踉跄,差点支撑不住,幸好旁边有墙撑着,要不非摔那不可,看来杨海强这小子可是没少用劲啊。

  “靠,你丫疯了,不会轻点啊,没吃药啊。”

  许浩龙刚稳住身子,立马就朝杨海强骂了去。

  “我还想问你呢,该干嘛不干嘛,在这瞎聊什么呢?”说着杨海强朝里面看了看,他估计跟我一样,也好奇丫这么半天不办正事到底在跟谁聊得这么嗨。

  看到里面的人时,我们俩到是完全出乎意料。没想到还真是个熟人,不过想来,田程程会来这种地方刷夜到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跟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看着眼熟,好像是四班的。不过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你们俩知道什么,也不看看这么多人哪还有包间?”

  一听许浩龙开始抱怨,杨海强就一副反正我只看见你在这侃大山了的表情:“那你也不能干杵着聊大天啊?”

  “放屁,我是都转了一圈了也没有找到空地,这不正好看见老同学了,她们俩过会就走了,我这不是怕位置被抢走,赶紧在这守着。”

  这么一说,我们到是真冤枉他了。一看杨海强也不出声了,估计是脸皮薄了。为了缓解气氛我赶忙搭话说:“这都十二点多了,这么晚她们还走,多不安全啊?”

  一旁的田程程听我说完后,笑着打量了我一下:“一会儿有人来接我们,不用担心。”

  刚说完,旁边的手机就响了一声,应该是短信。她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对旁边的女生说:“到了,咱们走吧”。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半熟青春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